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温柔?善良?

    或许吧。

    如果不是原主已经做到了这一步,他肯定不会跳出来说要和秦双双结婚。

    可事到如今……

    当初秦双双的事东窗事发,被逼得割腕自杀的时候,是原主风风火火的跑去医院,认下一切,跪在地上恳求秦家人,让他和秦双双结婚。

    秦爷爷的态度一直非常强硬,当时秦双双被送去医院,他都没有看一眼,还说那种让他丢脸的孙女没了最好。

    原主在爷爷面前说了很多低声下气的话,又是赌咒又是发誓,爷爷才总算心软。

    事后秦双双说过,她割腕并不是真的想死,是想保护她的孩子,只是想用这种极端方式,来装可怜博取爷爷的同情……

    可失败了。

    爷爷是真的,宁愿看她死,也绝不会允许她将不清不楚的孩子生下来。

    苏河多少知道原主的想法,因为深爱着秦朗,因为秦朗深爱着秦双双,因为和秦双双是多年的好友。

    除了秦朗和谁结婚都无所谓,除了秦朗不可能爱上任何人。

    比起到时候因为顾虑家人随便和某个女孩结婚害对方,和秦双双结,比较好。

    他们互相都不可能对对方产生恋爱感情,互相“利用”,两人登记结婚,两家人也都乐见其成。

    苏河抬手捏了一下于子辰的脸,凑过去轻啄了一口对方的唇,然后紧紧抱住对方的脖子。

    原主的事原本和他无关,他没有任何理由继续履行约定和秦双双结婚。

    可他用了原主的身体,一来就后悔解除婚约,可想而知会将两家人闹到什么地步。

    爷爷肯定会被直接气死。

    还有苏家和秦家的父母……

    于子辰将手掌放在苏河的背上,过了好一会儿才问:“一定要结婚?”

    苏河从对方怀中抬眼,与于子辰对视。

    他不想和秦双双结婚,哪怕这里只是其中一个位面,哪怕他和秦双双根本没什么。

    可他不想自己伴侣的位置,哪怕只有一秒钟,出现于子辰之外的名字。

    他和于子辰结婚一千年都没有公开得到认可,为什么事到如今,非得在他户口本上妻子这栏写上别人的名字?

    而且,更让苏河感到害怕的是,要是和秦双双这种形式上的婚姻,也被系统认定是变心要怎么办?

    “你有办法吗?”苏河问。

    于子辰说:“我明知道你和秦双双没什么,可是我还是嫉妒,苏河,别和她结婚。”

    “如果换做是你要和别的女人结婚,哪怕是做戏,我也会受不了。”

    “哥……”

    “阿辰,怎么办才好?”苏河弱弱的问。

    “我已经找到了刘毅,明天就能把他带回来,他会去和秦双双的家人解释清楚。”于子辰这么说。

    刘毅就是秦双双肚子里孩子的父亲,于子辰花了点时间才找到对方,原本是想在哥哥过来之前就解决好这边的苏河和秦双双那点事,可他还是慢了。

    “刘毅?”苏河疑惑的问。

    刘毅不就是那个人渣?搞大了女人肚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怎么都联系不上,于子辰是怎么找到刘毅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