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有了这两个人起头,陆清寒想要利诱村民离开的计划就被瓦解了。他被那些村民们你一句我一句的,吵得心烦意乱,没了好好说话的耐性。想他堂堂陆家少爷,什么时候用得着这么低三下四的求别人?还是一群普通乡民?

    他浓眉一蹙,将扩音器放在地上,拿出手机按下某个电话,沉声说了一句:“都进来吧,村委会这里。”

    不出五分钟,那一组跟着他们下到南冲村的车队就浩浩荡荡地开了进来,气势逼人。

    车队停下以后,从里面下来百八十个身材壮硕的年轻男子,一个个肌肉发达,面露凶相。

    陆清寒指了指那些叽叽喳喳的村民,冷冷说了一句:“用强,一个一个给我扛回市里去。”

    他话音一落,那些壮汉就开始一对一的架走那些村民。村民们纷纷吓得变了脸色,可大部分都是些老弱幼小,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扑腾着手脚大喊着:“占势欺人啦!绑架了!陆家少爷欺负人!”

    陆清寒小指挖了挖耳朵,一副懒得搭理的样子。看着前面空地上的村民,一个一个被架走,强制性地扔进了车里,又对着剩下的是我个人命令道:“去村子里挨家挨户搜查,还有谁在家的,通通强制性价走!”

    “是!陆少!”

    就这样,陆清寒花费了两个小时不到,就把整个南冲村的村民强制性给搬空了。

    他们的车队刚一驶进市里,还来不及安顿那些怨声载道的村民,就听见车里的广播在发布紧急新闻:近日,楠江河上游接连大雨,形成了一条堰塞湖。昨日湖口破堤,超大流量的积水涌入边城水库,水库没有足够容量,为了保障政府的财产安全,不得不开闸放水,导致下游的南冲村全部被淹。目前南冲村的交通已经断绝,救援队进不去,只能通过直升机航拍了解基本情况。现场已经被洪水连成一片,人员伤亡不明。

    听到这条紧急新闻的南冲村村民一个个目瞪口呆,他们现在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被害了,还是被救了……

    “天哪……居然真的有洪灾……”

    最开始表示反对的那个老爷爷,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抓着架着他和老伴上车的的那个青年壮汉问道:“你们这老板跟他太太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还能未卜先知?他们在哪辆车上?能不能让我跟他们说说话?”

    青年面露难色,通过电话向陆清寒请示道:“陆少,这两个老人家想跟您通话,您看看……”

    “不通!”陆清寒气不打一处来地拒绝了,他一边开车一遍愤愤不平地说:“这个老顽固,开始的时候那么硬气,自己不走就算了,还煽动其他村民。现在跟我说什么说?!”

    “那,我们还按照原计划把他们安顿在那里吗?”

    “嗯,统一送到度假村去。另外,这一次怎么说也是我们用的强,没帮他们把家里值钱的东西搬走,每家每户照登记补贴损失吧!等等,你们可得分清楚什么是正常报账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