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出了老宅的大门往前走几十米就有一个水井,平日里老两口吃水都是安有田去挑。

    他今年虽然已经六十多了,可身子骨还很硬朗,挑水这种事情不在话下。

    听到红豆说要去挑水,周氏摆摆手道,“你一个小丫头,能有多少力气,别水没挑成,再把自己掉进井里去。得了,去和大黄玩儿吧,一会儿吃完饭我和你爷送你回家去。”

    红豆又不能直说自己身怀神力,也就不再坚持。

    吃过早饭,安有田和周氏果然一起带着周氏回了家。

    三人刚走进大门,周氏和安有田就看到了安绿豆那造型独特的房间。

    “这是咋回事?”安有田皱着眉问道。

    红豆刚想回答,安三柱就从厨房走了出来。

    安三柱看见安有田和周氏明显一愣,在看到两人身后的红豆之后,眼中满是不悦。

    他就说,红豆一个小丫头,怎么敢一晚上不回来,感情是跑去两老家里了。

    狠狠的瞪了一眼红豆,安三柱笑着对老两口道,“爹娘,红豆昨晚是去你们那儿了啊?有没有打扰你们休息?这丫头太不懂事了,回头我好好的教训她。”

    听到安三柱的话,红豆眼中神色更加冰冷。

    这是一个当爹的该说的话吗?

    亲闺女跑出去了一晚上,他找都不找,现在人回来了,一点关心的话语没有,张口就要好好教训。

    安有田听到安三柱这话也很是不满,“你就不问问孩子为啥跑出去一晚上?”

    “还能为啥,不就是懒,不愿意伺候她姥,她娘说了她几句,竟然就给跑了。这臭脾气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看我待会儿怎么收拾她。不好好教训她一顿,她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我看你才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安有田怒喝道。

    终于发现安有田在生气,安三柱有些摸不着头脑,“爹,你这是咋了?是不是红豆惹你生气了?”

    安有田看着自家的蠢儿子,恨不得现在就踹他一脚。

    “你姓安,你闺女也姓安,你们一家子吃老安家的饭长大,现在竟然让他张家的老婆子在你们家作威作福,安三柱,你可真的是长本事了啊!我和你娘这亲爷奶还没让孙女伺候过洗脚呢!你那丈母娘哪来那么大的脸让我孙女给她端屎端尿!告诉她,想逞威风回她老张家去,我们老安家的人可不伺候!”

    安有田的嗓门儿很是洪亮,这一番话说的更是又快又清晰,整个院子里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即便张兰芬和张王氏都没有出来,红豆相信,两人也一定把这番话听了个清清楚楚。

    虽然还没有看见,但是红豆也能想象出两人现在的脸色该有多么的难看。

    “爹...这...我...”

    安三柱本来就不善言辞,被安有田这么教训,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安有田也知道自己三儿子是个什么性子,也不指望他能说出什么来,只是冷着脸道,“这样的事有一没有二,要是有下次,就让那姓张的哪来儿的回哪儿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