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陆清寒艰难地举起铜钱剑,斩落制住他的发丝,没想到这样的举动引起了女鬼的愤怒,她仰天尖叫一声,伸出了十根尖利的指甲向他扑来。正在紧要关头的时候,轻灵不知道从哪里跑了出来,一张黄符刚好贴在了女鬼的头上。

    她口里念着经文,很快变将那个女鬼打回了原形。

    是个俊俏的姑娘,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穿着朴素,只是眼睛里有说不出的沧桑。

    “何苦?”轻灵扶起陆清寒,只问了这两个字。

    女鬼被黄符控制住了行动,抬头看着轻灵,一眼便看出来了和陆清寒道行的不同。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她冷冷地回答。

    轻灵微微错愕,又问道:“你为什么会这么想?这种一杆子打翻一船人的想法,未免太过极端了吧?”

    女孩冷漠地看着地上,淡淡地说:“我和他是青梅竹马,十六岁的时候,有一辆公交车撞上一辆小轿车,我们的父母同时死于那一场车祸,于是开始过着相依为命的生活。十八岁那年,我们花光了父母留下来的积蓄,却又考上了同一所重点大学,两个人看着存折里所剩无几的数字,抱着哭了一夜,谁也不舍得放弃这个机会。”

    “你们没有亲朋好友吗?他们为什么不帮助你们?”

    “没有。”女鬼摇摇头,“他的父母都是独生子女,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去世得早。而我的父母,是被遗弃在同一家福利院的孩子,即便还有亲人活着也不知该去哪找儿。估计,就算找到了也不会愿意认我,毕竟他们连我的父母都心狠地遗弃了。所以我们只能靠自己。当时我们俩拥有的唯一财产,是他父母给他留下的那一套房子,我父母的房子是租的,早就被房东收了回去,所以我们俩要想都读大学的话,他只能卖了那套房子。”

    “那他卖了吗?”

    “他动过那种念头,可是我知道那套房子对他有多重要。那是他父母留给他唯一的念想,他从小到大所有的回忆都在里面,如果房子卖了,他就什么都没有了。而且,那个房子是我们俩当时唯一的栖身地,我们不能没有它。经过好几夜的挣扎,我最终放弃了那个读大学机会,选择出去打工挣钱。”

    对于一个一无所有的孤儿来说,这是一个重大的决定。因为像她这样什么都没有的人,要想出人头地,最大的机会就是靠读书。现在,她连这唯一的机会都放弃了,以后再想翻身只怕更难。

    女鬼说起这段故事的时候,一直都是以一种平缓的语调,仿佛已经死心。可是她自己知道,这段往事让她有多么的煎熬、愤怒,也让她多么绝望、伤心。

    她继续说道:“我走的那一天,他哭得泣不成声。他反复问我‘真的要这样做吗’,其实我并不确定,可是我还是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