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不幸中的万幸,男孩儿这一次问她要的钱不多,只有一千块。她咬了咬牙,又去了那个黑诊所第二次。

    黑诊所的老板看见她都惊呆了,连连摇头拒绝道:“你这小姑娘,有这么缺钱吗?你这才来几天,又跑到我这儿来抽血?是不在我这儿弄出人命不罢休是不是?”

    即便赚的是黑心钱,也没哪个人想弄出人命。毕竟收黑血跟背上人命官司,不管是从哪个层面上来说,那都不是一个事。小诊所的老板不想惹上麻烦,怎么也不肯再抽这次血。

    女孩儿慌张地求他,用了各种办法,也解释了自己目前的困境,最后甚至跪在地上抱着老板的大腿说好话:“我这几天吃了许多大补的补药,身体已经恢复过来了。您看看我的脸色,是不是很正常很红润?您就行行好,再抽一次吧!您是个好人,解人燃眉之急,以后一定会有福报的!”

    “不行啊,姑娘。”老板为难地拒绝,“你这前两天可是抽了八千块的血量,已经是冒着风险的了。我要不是看你从来没卖过血,身体又健康结实的份儿上,第一次我都不会帮你抽,怎么还会这么快又帮你抽第二次?”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这次要抽的血不多,我只需要一千块就够了!您这样,您抽我一千五百块的血,给我一千块就成,我给您写份证明,证明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不管是死了还是病了都与您和诊所无关!再盖上手印,这样行不行?”

    女孩儿实在没办法了,想出了这么个有些荒唐的主意。黑诊所的老板听了有些动心,这多出来的五百块钱的血量。他转头可以卖到几千块,还不用承担人命责任,于是心一横,就这么答应了。

    大量的血液再次从身体流出,抽到后面的时候,女孩儿的血液都失去了原本健康的红色,越来越淡,都快变成了粉红色。诊所老板看着不敢再抽了,抽到一千四百块的量的时候收了手,也算是良心发现,按照原来说好的,还多给了女孩儿五十块钱。

    捧着这略显沉重的钞票回了家,女孩儿这次没有立马把钱给男孩儿,而是在床上躺了一夜,好好地休息了一会儿。她第二天艰难地从出租屋里爬起来,忍着头晕目眩,去菜市场买了只鸡,给自己炖了一大锅鸡汤补补。

    一个人守着那一锅鸡汤,连盛饭菜的手都在抖的时候,她忍不住苦涩地笑了,接着便是倒在桌子上闷头大哭。因为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凄凉,凄凉得不像话,没了父母,男孩儿又是这么冰冷地对她,她越来越感受不到这人世间的温暖了。

    含着眼泪喝完鸡汤,她又躺回了床上。要是换做平时,哪怕是再支撑不住,为了满足男孩儿,她都会拼命爬起来去上班。可是那一天,她突然想要久违地为自己活一天,所以她跟老板请了假。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她不是自然醒的,而是被自己那个山寨手机的巨大铃声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