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听见声音的赵卫国,战战兢兢地睁开右眼,透过一条细细小小的眼缝确认四周的情况。

    当看到轻灵的时候,他整个人都震惊了:“是你?我认得你!你是那天那个说我会有无妄之灾的女人!”

    “是我,你记性可真好。”

    轻灵笑笑,这句话让人听不出是夸还是贬。

    赵卫国眼皮子跳了跳,冷哼一声:“你是那天没坑着我,所以来硬的了是吧?还带这么多人,想要干嘛啊你!硬给我凑个无妄之灾出来?”

    坐在暗处的慕容枫笑了笑,阁楼昏黄的一盏灯泡用一根线吊着,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是凶杀现场的原因,明明外头没有起风,阁楼内却刮起一小阵阴风。灯泡晃晃荡荡,摇摇欲坠。

    “你看看我是谁?”

    他从座位起身,然后走到了赵卫国面前。赵卫国一看是昔日的大老板,说话都结巴了:“行、行长,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不在这里,又怎么会知道你的那些业务是从哪里来的?”

    慕容枫优雅地侧了侧身,示意赵卫国看看他身后的场景。他这才发现,整间阁楼已经俨然成了一个凶杀现场,地上到处都是滚落的内脏皮肉,和他做交易的那四个达官贵人早就见了阎王,尸体正歪七扭八地躺得到处都是,没有一个人留下了个完整的全尸。

    “你、你们杀人了?”赵卫国放大了瞳孔,本能地害怕,以为那几个人都是言轻灵他们杀的,颤抖着身体讨好道:“我、我什么都不会说出去的,也不会报警,求求、求求你们不要杀我!”

    陆清寒眯了眯眉眼,十分不爽。他和小凤凰把赵卫国压到他老婆的尸体面前,往她身边一扔,怒道:“你亲眼看看,这些人是谁杀的!”

    赵卫国一下没有防备,正面对上他老婆那张死气沉沉的脸,四目相对。他老婆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就像是在盯着他一样,黑黢黢的眼球如同两个大窟窿,要把他整个人给吸进去。

    “啊!啊!鬼!”

    赵卫国吓得连滚带爬掉在了地上,手却一不小心按中了出入境管理局哪位的心脏,软趴趴的红肉,让他当时就呕吐了出来。

    “恶心吗?”陆清寒狠狠踹了他一脚,“你也知道恶心了?你把自己的老婆送到这些人床上的时候,你不觉得恶心膈应?你去看看你老婆的尸体,身上有一块好皮肉吗!”

    “我、我,她是自愿的!她嫁给我,本来就是图过个有钱的好日子,我给她穿金戴银,住大别墅,她付出点代价怎么了?她平常还不是喜欢开着我的豪车到处跟她的好姐妹炫耀,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她喜欢的生活!”

    赵卫国当着妻子死去的尸体的面,说出这样一番禽兽不如的言论。女尸动了动黑眼球,眼看冤屈又上来了,准备来个第二次诈尸,轻灵立马加了张黄符。

    她生气地瞪圆了眼,说:“她自愿的?她自愿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她自愿的会因为挣扎反抗被这几个人弄死?你看看她手脚上的锁链,手都差点勒断了,还有她身上的一条一条的长印子,那分明被鞭子抽过的痕迹。她是你的妻子,你怎么可以如此利用她?你不疼爱她也就罢了,也要给她最起码的尊重吧?”

    “自己想要尊严,又想要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