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她刚一说完,就听见别墅后面传来一阵马达发动声,陆清寒脸色一变,立刻追了过去,却只能看到一辆摩托车车尾灯远去的背影。

    “妈的!”

    他凌空踹了一脚,棱角分明的脸气得抽了抽,忍不住脱口骂了句国骂。

    他回去告诉轻灵赵卫国逃跑的事,却看到那女饿死鬼已经气若游丝,整个形状变得虚无缥缈,像是一层半透明的烟雾一样,她抓着小道姑的手在说:“女道人,看来我是无法亲自报仇了。那畜生太过狡猾,今天逃跑以后,还不知道会不会再去祸害别的女人。所以我恳求你,一定要找到他,帮我出了这口恶气,也算替天行道,替世间除了这个祸害!”

    “你放心,他作恶如此,我是不会放过他的!你不要多说话了,我带你去寻医药大师,一定可以修补你的元神的!”

    “不、不用费那心神了,我知道自己的情况。我怕是撑不了多久,临死前,能得到女道人的允诺,我也算是安心了些。不对,我已经死过了,怎能叫临死?”她无力地开了个玩笑,轻灵听了心中一紧,变得格外难受。

    “女道人,我孩儿的轮回路上,劳你多费费心神。我死后作恶太多,又来不及积阴德行善事,如今得到这样的下场也不冤枉,只是我孩儿实在无辜,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他能投生个好人家,好……”

    话未说完,那饿死鬼就已经消散于无形,成了一缕青烟。轻灵追着那缕青烟拼命大喊:“你放心,他会的!他一定会好好的!”

    说完,已经是泪流满面。

    什么善恶有报,为什么真正坏的人可以逃脱惩治,为什么明明是受害者,最终却落了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

    老天不公平!

    轻灵第一次质疑自己所信奉的道,忍不住破口大骂:“去他妈的因果循环,果呢?”

    陆清寒知道她难受,那毕竟是她下山后净化的第一个魂魄,意义难免有些不同。他将她轻轻拥入怀中,一下一下有节奏地拍打着她的后背,轻声安抚道:“因果循环不急在一时,以后总有机会的。小道姑,相信我,赵卫国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我们总能找到他,让他接下这报应!”

    “真的能吗?谁知道他又会跑到哪里去?”

    轻灵闷在陆清寒怀中,心里难受的紧,说话的声音都透着鼻音。

    陆清寒目光坚定,掷地有声地告诉她:“放心,只要有我陆清寒在的一天,他插上翅膀都飞不了!”

    俗话说,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就算赵卫国不要这庙了,那他总得吃喝拉撒吧?现代科技这么发达,只要有消费记录,这禽兽就跑不了!

    有了陆清寒这句话,轻灵总算安下一点心。她吸了吸鼻子点点头,暂时先跟陆清寒他们回了半山别墅。

    慕容枫在一个岔路口分了路,车子行驶了一段时间,进入了一个黑乎乎的隧道,等再出来的时候,车上已经变成了两个人。

    “为什么要救我?慕容行长。”

    赵卫国虽然坐在车子后座上,但为了避免被路口的监控探头拍到,他还是压低了鸭舌帽的帽檐。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