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女孩儿攥着衣角站在他对面,她有些无所适从,像一只被抛弃的流浪狗一样,落魄、可怜。

    “我不明白,他在感情上已经辜负我了,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狠心?我告诉他我生病了,病得很严重,我甚至不要求他伸出援手,拿出他自己的人道,我只是要求要回属于自己的那一小份,来帮助我活下去,连这个他都拒绝的那么斩钉截铁。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天上下着瓢泼大雨,他在听说了我的诉求之后,把我拽出小区,狠狠推在地上,掏出两百块钱钞票砸在我脸上。那是何等的羞辱?像打发一个叫花子一样,我彻底死心了。”

    女孩儿在大雨里淋得像只落汤鸡一样,捡起了两百块钱捏在手心里,瑟瑟发抖。最后是一个看不过去的路人把她送了回去,十分巧的是,那个路人是男孩儿的邻居,他在听说了女孩儿的遭遇之后,十分同情,告诉了她一个残酷的事实。

    “送我回家的好心人是个大姐,她不太喜欢隔壁这一家,她告诉我,我心心念念的那个男人把他的老婆疼若珍宝,卖了老家的房子,给她在拍卖会上拍了一套珠宝回来,引得左邻右舍都在讨论。我那个时候才知道,我拼了命地去保护的他的童年记忆,都比不过那个女孩的一张笑脸。他早早就月薪数万,却还是风雨无阻地从我这里拿我没日没夜挣来的丁点小钱,用来奉献给他的妻子,我就是他的一个提款机。我绝望了,突然就觉得活着没意思。”

    好心的大姐看女孩儿可怜,偷偷给她留下一千块钱然后就走了。

    女孩儿看着桌上对比分明的两份钱,突然怒火从生,把那两百元钞票用打火机给烧成了灰烬。

    她说:“一个陌生人都可以给我温暖,一个我付出了所有的男人却对我冷若冰霜、心硬如铁,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天底下的男人,都应该为这薄情寡义的同类买单!我下定了要自杀的决心,拿着大姐留给我的一千块给自己买了一件漂亮的红裙子,然后大吃了一顿,等到最后一毛钱都花光的时候,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我终于不用被这些烦人的事纠缠了,我可以放心大胆的去恨、去怨,也许在死了的世界里,比活着的世界会更加轻松幸福。接着,我上网搜寻了很多种死法,无意间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情。”

    女鬼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笑了,笑得有些诡异。

    轻灵奇怪地问道:“什么事情?”

    女鬼弯起嘴角,阴森森地说:“传言都说,在摩天轮升到最高的时候,一对情侣在那里接吻,就可以长长久久地在一起,所以很多小情侣都喜欢跑来坐摩天轮。然而他们却不知道,这个传言还有下半部分。”

    “是,不好的吗?”轻灵隐隐猜到结果。

    女鬼笑得夸张,说:“传言的下半部分就是,当一个人被抛弃的时候,独自去乘坐摩天轮,然后在摩天轮升到最高处的时候自杀,就可以把那个座舱占为己有,拥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我照着传言自杀之后,果然应验了这个说法。我占据了坐舱,可以随意杀死座舱里的所有人,不分白天黑夜。我也可以诅咒他们,诅咒他们永远都不能在一起,或者被自己深爱的人抛弃。这样是不是很好玩?只可惜呀,我等了那么多年,却从来没有等来那个渣男,这大概是我唯一的遗憾了。不过收拾那些男人的过程还是挺好玩的,我喜欢看他们害怕惊惧的模样,尤其是当他们知道就要被我夺走命的性命的时候,那副跪地求饶的懦弱模样,简直不能让我再开心了。”

    “你把每一个来这里的男人当成了玩具?”轻灵微微讶异。她还以为女鬼是仇恨所有男人,所以想要报复他们,却没想到,她只是为了玩弄他们。

    “难道不可以吗?我活着的时候,被那个渣男当做玩具玩了那么多年,现在我也想尝尝,把男人当成玩具的滋味儿。说来真是可笑,自从父母离开我之后,我从来都没有感觉到如此快乐。活着的时候不高兴,难道死了,我还不能由着自己的心情来?”

    “你能。可是你不能伤害无辜的人啊!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像他一样渣的,你这样通过伤害别人来获得*,有损你的阴德,你这样根本就投不了胎!”

    “我本来也不想投胎!我这一世变成人,已经够苦够难的了,我为什么还要再变成人?!变成人以后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倒不如像现在一样,做个孤魂野鬼自在。两位修道人,我知道我罪孽不轻,我不会反抗的,你们收了我吧!最好把我打的魂飞魄散,我就再也不用尝这人世间的凄苦了。”

    女鬼一副释然的模样,是真的不害怕轻灵和陆清寒把她打的魂飞魄散。她甚至是希望他们这么做,眼睛里居然有一丝解脱。

    轻灵知道,女孩子是被伤得太重、太惨了。她想了想,把她身上的黄符都收了回来,黑亮的眼睛看着她道:“我不能看着你一个好好的姑娘,因为别人的错误就对人生失去了希望。真正该为这些事情买单的不是你,是那个造了孽的渣男!你放心,我会帮你。你暂且在这座舱里守着,只要你答应不再害人性命,我现在就出去想办法,把那个渣男弄来这里,你们新仇旧恨一并算了!他这样的人,死了到了判官那里,有的是罪受!你与其在这里折磨不相干的活人,不如到地底下去,看着他受到他应受的惩罚,怎么样?”

    “惩罚?说得轻巧。他能受什么样的惩罚?要是到了地底下,他不但没有受到惩罚,还继续投胎为人,重新祸害别人怎么办?又或者我们一起做鬼,抬头不见低头见,我天天看着这个仇人,连鬼都做不开心了,还不如躲在这一方天地里,起码不用再被任何人伤害。”

    女孩儿明显不太相信轻灵的话,对于复仇似乎没有太大的兴趣。她更加愿意将自己所在这一亩三分地里,成为主宰别人的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