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都往这边看!”

    族长浑厚稳重的声音一响起,轻灵立刻噤了声,他们齐刷刷地向言亭的方向看去。

    言亭今日穿了一件青灰色道袍,薄薄的一身,他却好像根本不受这寒意影响似的,嘴里虽然冒着白气,但是说话的中气仍然十足。

    “今天是你们第一天在族中参与修行,你们在回族里之前,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修为,不过不算十分精进。族里的长辈们十分看中你们几个灵字小辈,打算着重培养,所以由我来亲自教导你们。鉴于你们回来之前就已经各自有所属的师门,所以你们不用拜在我门下,仍旧唤我族长即可。”

    “是,族长。”

    几个小辈在族长的训话下,立刻挺直背脊站好。他们忍着刺骨的寒意,像幼儿园里一个一个听话的小朋友,乖巧尊重。

    “今天,我要给你们几个上的修行第一课是忍耐。我了解过你们几个,基本上各有所长,也各有短板,所以我打算对你们进行系统教习。这间冰窖是族中用来贮存冰块的地方,常年处于温度极低的状态。那门口的石门除了从外部打开,从里面几乎没有突破的可能。我要你们几个在这里呆上三天,在没有粮食、水也只能取用冰块的条件下活下去。三天之后,我会派人来接你们,祝你们好运。”

    丢下这段话,言亭便挥手示意言正灵同他一道离开,留下轻灵一众人自行消化。

    “族长他……就这么走了?”言雨灵指着门口呆呆愣愣地发问,很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这堆人里,除了一身白毛的小狐狸依然活蹦乱跳,各个都冷得话都说不利索了。凤凰也还好,毕竟他还可以变回真身,用羽毛来抵御严寒,可陆清寒他们这些肉身凡胎就苦大了。

    “不会是真的要把我们在这里关三天吧?那会出人命的!妈的,东北也就这么冷了吧?”他抓起轻灵的手捂在手心,不断冲着掌心哈气揉搓。

    雨灵脚下来回跺着,几个脚趾头已经冻得僵硬了,打了个喷嚏说:“族长肯定是吓唬我们的,这种地方怎么可能呆三天?不出三个时辰他就会把我们接出去了,坚持一下。”

    言轻灵持剑在冰窖里走了一圈,这里敲敲,那里看看,问他们道:“你觉得族长像是在开玩笑吗?我观察过了,他没有危言耸听,这冰窖基本上就是一间封闭的密室,除了顶上那几个铜钱大小的通风口和门口的石门,没有其他的口子,也没有食物。”

    “心灵师姐,你怎么这么淡定?”轻灵看心灵一点儿也不着急的样子,打了个寒颤,佩服地问她。

    心灵笑了笑,说:“陆师弟说的东北我去过,可比这儿冷多了。那里到了冬天泼水成冰,室外就是天然的冰箱。不对,东北可没有冰箱暖和,去那儿吃东西,冰冻的才是常温。”

    “有这么恐怖吗?”

    “当然,在那种冰天雪地的地方,冻死个把人是常事。”

    陆清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