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蓉蓉妈妈看到轻灵吃面的模样,突然眼睛一酸,毫无征兆地哭了出来,“以前我女儿也爱吃我煮的面条,她每次都像你这样,连汤都喝得干干净净。”

    “您、您别难过……”看到蓉蓉妈妈伤心难过的样子,她有些手足无措,说话都可磕巴了起来。

    安慰人,实在不是她的强项。

    慕容枫放下手里的筷子,对蓉蓉妈妈说道:“姐,你就别难过了,蓉蓉她会好起来的,我朋友这不是已经来了吗?你把那天的事情都说一遍吧,我的转达可能有误,毕竟我不是当事人,不是很清楚。”

    “好。那天的事是这样的……”

    根据蓉蓉妈妈的描述,那天是一个阴雨天气,外面的天色很灰暗。蓉蓉妈妈下班之后,像往常一样等着女儿回来一起吃饭。可是她一连等了好几个小时,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天都已经全黑了,蓉蓉还是没有回来。

    “或许你们觉得才八点,又不是十一二点了。孩子不回来也挺正常的。留堂、值日、陪同学过生日什么的都有可能,可那是别人,蓉蓉不可能那样!我女儿从小到大就乖巧得很,每天都准时回家,就算没办法准时,她也一定会提前打电话告诉我。像那样没有一句话的到点不回,还是第一次。所以我有点着急了。我先是打她的手机,但是她的手机始终都是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我不知道到底是她去了什么没信号的地方,还是手机没电了,只能打电话找到她班主任那里。令我感觉到恐慌的,是她班主任告诉我她一放学就走了,并没有什么留堂、值日,这下可把我给吓坏了。”

    对于一个母亲来说,孩子的突然失联就足够让她小题大做了。她找到了蓉蓉在班级里玩得最好的那个女生,打听到蓉蓉平常最爱去的地方,然后挨个儿找了一遍,但是却一无所获。

    蓉蓉失踪得很突然,可以说是毫无征兆。如果说是被人绑架了,那绑匪总得打个电话来索要赎金吧?然而她等了几个小时,手机一直是静悄悄的,她实在没办法,只有去报了警,可是警察说不满二十四小时报案不受理,所以她只能急得到处打听。

    “我一直找到夜里一两点,最后是托朋友找了点关系,调出了路面监控,才看到她放学之后向着一个墓园走去的。一得到这个线索,我立马就追着赶了过去。那个墓园阴森森的,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去那里,我一个大人看着那一个个的墓碑都后背发麻,更何况她一个孩子?”

    蓉蓉妈妈至今想起那一幕都有点毛骨悚然。

    蓉蓉去的那个墓园是个土葬墓园,一个个的小土丘拱了出来,许多坟头还残留着白天来祭拜的人留下的祭品,看起来更加瘆人。

    她告诉轻灵:“我最后找到她的时候,她趴在一个野坟头上睡着了,手里还抱着一个墓碑。”

    “野坟头?为什么说是野坟头?”轻灵很是不解。城市里的墓园她是知道的,都是公开出售、明码标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