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这可真够惊心动魄的,你们当时要是没发现什么不对劲,这么珍贵又可爱的小凤凰不就没了?”

    “是啊,这件事我现在想起来还后悔呢。也怪我当时太理所当然了,因为这件事,我吃了好大的教训,之后做事就不再那么莽撞了。”

    轻灵忍不住怜爱地摸了摸凤凰的羽毛,凤凰也懂事地用头蹭了蹭她,那对黑溜溜的眼睛像仿佛是在告诉她,它已经不介意当初那件事了。

    轻灵头偎在它翅膀上,轻轻说了句:“谢谢你原谅我,小凤凰。”那画面看得竟然有几分感人。

    此时,陆清寒为了调节气氛,不让小道姑继续想起那件事情而导致心情变差,故意转移话题地问心灵:“心灵师姐,你那只彩雀长什么样儿啊?我还从来没见过这玩意儿呢!”

    心灵微微一笑,大方地说:“我这就拿给你看。”接着从道袍里拿出一只巴掌大的小鸟。

    这只彩雀的长相倒是跟普通的鸟没什么区别,只是那羽毛五颜六色的,像是染上了彩虹,炫彩夺目。尤其是尾巴上的几根羽毛托拽得老长,别提有多好看了!

    这么一比较下来,凤凰这只黑不溜秋的老鸟反而显得有点丑了……

    陆清寒嫌弃地看了一眼凤凰,吐槽它说:“你看看人家长得,你再看看你长得,都是禽类,亏你还是百鸟之王呢,怎么长得那么难看?”

    听到这句话的凤凰生气地啄了陆清寒一嘴子,呜呜咽咽地蹭着轻灵撒娇,委屈得不行。

    轻灵埋怨地瞪了他一眼,心疼地摸了魔凤凰的头,嗔怪地说:“凤凰哪里丑了?它长得比你好看多了,不准你这么说它!”

    “比我好看?!”陆清寒反手指了指自己,嗤笑道:“少爷我是出了名的貌比潘安,颜如宋玉,帅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就对着我这张脸,你能说这只死鸟长得比我好看?良心呢?”

    要说完全论外表,陆清寒长得还真是万里挑一的英俊。他轮廓分明,剑眉星目,清亮通透的眼睛里深邃似渊,看一眼就能轻易把人吸进去,就连皮肤,都比女孩子生得白皙细腻。不是这份出众的长相,又怎么会有那么多女人围着他打转,就连慕容嫣那么漂亮的姑娘都未曾幸免。可他实在是太臭屁了,轻灵不想这么捧着他,于是偏偏奚落道:“少自恋了!就你还貌比潘安,颜如宋玉?还是我们家凤凰跟小狐狸好看。”

    他傲娇地仰着头,一点面子也不给,嘴角难掩偷笑。

    陆清寒气得磨了磨牙,眼睛死盯着小道姑,胳膊肘顶了顶坐他旁边的雨灵,厚着脸皮问道:“雨灵师妹,你来说句公道话,我长得好不好看?帅不帅?”

    雨灵被问得脸一红,羞涩地点了点头,“师哥自然是帅气的,是我见过长得最好看的人。”

    “是吧是吧?还是师妹有良心。不像某个人,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轻灵师姐啊,也就是摊上我这么个好脾气的未婚夫,她不解风情又无趣,现在连审美都没了,也就是我好心,换个人早跑了呀,你说是不是?”

    要说这男人幼稚起来,一车的哈士奇都拉不住他。轻灵奚落来,他就贬低去,两个人嘴上斗来斗去,功夫不相上下,谁都不甘示弱。这么热热闹闹地吵一吵,大家就没精力去想环境的寒冷了,其实也还挺好。

    过了一会儿,轻灵的注意力总算从和陆清寒的幼稚对话上移开,她指了指心灵师姐掌心上那只彩雀,好奇地问道:“师姐,你这彩雀都会些什么啊?它好像并不怕冷。”

    “嗯,彩雀自小生在极寒之地,与雪为伍,以冰为食,所以不怕冷。这小家伙可有灵性了,我给它起名叫玻璃。”

    “玻璃?为什么叫玻璃?这名字可真奇怪。”

    陆清寒听见这名字实在没忍住笑,打断了她们。毕竟这是他第一次听见有人管自己的宠物叫这种名儿的。

    心灵把彩雀往前捧了捧,十分真挚地说:“你们没觉得彩雀羽毛的颜色,就像太阳照在玻璃上反射的光吗?”

    “那你干吗不叫它彩虹?我倒觉得它的颜色跟彩虹更像。”

    “彩虹是个女孩子的名字,可玻璃是只公雀呀!”

    “……”陆清寒被这个义正严辞的理由回得哑口无言,搓了搓手,没趣地说:“继续继续,你们继续,当我没问。”

    心灵爱怜地摸了摸玻璃的头说:“我现在还不知道玻璃有什么特长,不过我师傅说,彩雀极为珍贵,世间罕有,养好了有大用处,所以我就一直把它带在身边了。虽然它有点难养,但这是师傅从雪山之巅给我抓回来的,他老人家已经不在了,我权当留下它当个念想。”

    “原来是这样。”轻灵失落地点了点头。

    师姐的感受她懂,就像她之前一直带着那个坏了的罗盘一样。这些东西上面寄托的都是师傅们对她们的爱,哪怕已经没什么用处了,丢了也舍不得。

    “介绍完我的彩雀了,那雨灵师妹的金蟾呢?”心灵重新把彩雀收回道袍,随口问起雨灵。

    雨灵不好意思地笑笑,说:“我那金蟾没什么用,就是据说养大了之后能自己吐金子……”

    “可以啊,雨灵师妹!能吐金子,那你不就要变成富婆了?看样子以后我们都得跟着你混,发达了可别忘了我们啊。”

    一听说雨灵的宠物居然是个会吐金子的,陆清寒立刻来了精神。他夸张地开玩笑,可其实他的身家已经够他挥霍好些个辈子了,怕是那只金蟾吐到死也追不上。

    雨灵开心地弯起眼睛,说:“哈哈哈,师哥,不瞒你说,我养着它也是指着它带我发家致富呢。就是不知道要养到什么时候去,反正它现在除了会拉屎,什么也没吐出来过。”

    “没事,有志者事竟成,总有一天它会吐金子的!”

    陆清寒接着安慰,轻灵忍不住问了一句:“那雨灵师妹的宠物,也是你师父送你的吗?”

    “嗯。师父当年把它给我的时候,说如果我能把这金蟾养成人形,它就可以给我当肉盾。金蟾人有刀枪不入的皮肤,是能助我降妖除魔的最好辅助。可我估摸着我是没办法把它养成人形的,把一只宠物养成人形需要天大的耐心和机遇,我没那么厉害,所以就把它当成个吐钱的宠物养了。”

    第二百四十七章 药蝎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