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南悦兮觉得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本来是来撇清关系的,反倒把自己的婚姻给搭进去了?

    这怎么可能?可现在脑子里一团乱,什么也不想去想,干脆直接踮起脚尖猛地贴上男人近在咫尺的薄唇。

    尽管已经被迫尝试过好几次了,可轮到她主动,就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一步了,瞪大了桃花眼紧盯着男人似乎暗光闪烁了一瞬的狭长凤眸。

    下一刻,她的唇瓣被熟悉的裹覆,在男人的直视下羞涩的闭上眼,她的主动让这个吻变得不再血腥粗暴,却更为缠绵悱恻,让她耳根都红透了。

    男人似乎很满意她的柔顺乖巧,徐徐松开了她的手腕,正要落在她的脸庞,她却猛然攥紧了小拳头挥了过去。

    她是有自知之明的,明白这一拳不能对这个铜墙铁壁的男人造成伤害,不过只是虚晃一招,趁着男人闪避的时候拔腿就跑。

    她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跑下楼梯的时候还摔了一跤,顾不得手掌磨破了皮,爬起来又跑,可谓是这一生里跑得最狼狈的时刻。

    这个鬼地方她是再也不会来了!当即回房间拿起随身的包包,深更半夜的,直接孤身一人就跑出了小农庄。

    这个地方离她所住的酒店路程较远,只得打电话求助李敏勤,但李敏勤一时半会赶不过来,她便借着月光先跑一段路,却总感觉身后有什么跟着她。

    南悦兮是很敏锐的,加速减速了一阵猛地回过头,跟离她十米外的男人对了个正着,那个男人僵了僵,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她。

    高大健硕的年轻男人,完全陌生的面容,南悦兮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了下来,吐出憋了好久的一口闷气。

    陌生男人不可怕,她怕的是那个让她脑子到现在还晕着的混蛋,正好,她现在格外想揍人!

    奈何那位路人甲并没有靠近她十米内的意思,直到她上去了李敏勤的房车,那个男人才掉头往回走。

    南悦兮皱了皱眉,李敏勤往后视镜看了眼,语气很不好的问:“在看什么?你跟梁宸又在闹什么?”

    南悦兮收回视线,闭上眼揉着疼痛的太阳穴,无力的道:“李姐,先让我休息一会儿好吗?半个小时就好,半个小时……”

    南悦兮说着声音就弱了下去,看来的确是累得不轻,这还是李敏勤第一次见到她这么疲惫的样子。

    终归是自己的艺人,南悦兮这段时间的努力她也看在眼里,但并不是所有努力的人,都能得到上天的眷顾,取得成功还得靠她自己的手段。

    李敏勤叹了口气,调高空调的度数,按下电话号码,“梁宸,我找到悦兮了……”

    南悦兮不过是闭目养神,闻言眼皮子微微动了动,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在梁宸来抱她下车的时候,突然睁开了眼,“不用劳烦学长,我自己可以走。”

    大晚上的,梁宸还戴着墨镜和口罩,抓住南悦兮推拒的手臂狠声道:“都被霍聿倾赶出来了,还分不清现实?南悦兮,我的忍耐是有限的,你要现在求我,我还可以考虑回收你这个二手货……”

    “二手货?”南悦兮唇角一抽,一把摔开他,“一手都没有过,何来二手?学长,我的忍耐也是有限的!”

    南悦兮冷着小脸走出停车场,李敏勤本来是为了给他们二人世界特意回避开的,见状出来阻拦已经晚了。

    南悦兮直接坐上电梯直接回了房,对李敏勤的来电也直接关机,去浴室里重新洗了个澡出来,提着那件浅蓝色的休闲连衣裙就往垃圾桶丢。

    可想到这件裙子不便宜,还是没忍心,又将裙子丢到洗衣机里面按下开关,抓着毛巾搓着湿润的长发,回去房间打开电脑。

    果然,网站上大篇幅都是关于她的丑闻,甚至还有人爆料说跟她一个大学,还说她在校就出去卖,还附了图。

    图片很模糊很暗,霓虹闪烁的酒吧,她穿着绯红小短裙,正抓着一个强壮的外国男人,还色眯眯的挑起了那个男人的下巴。

    虽然只是一个侧面,但跟她的定妆照和偷拍的照片放在一起,相似度还是很高的,毕竟那就是她的照片嘛!

    南悦兮撑着下巴笑,纤长的手指轻轻的碰触着液晶屏幕右下角,荡起细微的涟漪,似乎想要握住什么,却又什么都没有。

    而同时,另一处的屏幕上也呈现着同一张图片,不同的是,这张图片的右下角有一只正伸出的男人大手,钴蓝色的西装袖口雍容华贵。

    ……

    《凤鸣天》这部电影已经连续拍摄了四十六天,南悦兮这个女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