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南悦兮疑惑的“嗯”了声,又听梁宸道:“是被蚊虫给咬了吧,肿成这样,等会儿找服务员给你拿点蚊香?”

    南悦兮:“……”

    在梁宸阴测测的笑声中,南悦兮终于后知后觉的醒悟过来。

    摸了摸被吻得有些失去知觉麻木的唇,满头的瀑布汗,语气却格外平静的道:“不是蚊子,是唇膏被造型师加料了,没事,明天就好了。”

    “霍聿倾?”梁宸愣了愣,随即咬牙,黑眸里有隐忍的怒火在跳跃。

    南悦兮对她这个高出三级的学长并不太了解,见他记恨霍聿倾,急忙转移话题道:“学长,你找我什么事?”

    梁宸点头,这才从身后拿出剧本来,阴沉的俊颜瞬间变得温柔,“明天是我们两个的对手戏,对下台词吧?”

    “不用了,”南悦兮拒绝得很干脆,又掩唇打哈欠,“我困死了,明天到片场再对吧。”

    她说着就想要关门,梁宸却挡住,语气严肃了几分,“悦兮,我是你男朋友,你一再的拒绝我,要是被你姐姐知道了……”

    南悦兮猛然愣住,但想到自己床上还有个男人,揉着疼痛的太阳穴道:“今天算了,我实在想睡觉……”

    “那我们就先温习一下吻戏吧。”梁宸打断她,眸中跳跃着火焰,徐徐朝她靠近,“悦兮,我爱你……”

    南悦兮:“……”

    都说梁宸演技不佳,现在不是挺像回事的吗?可明天的吻戏不该是她强吻他的么?额,不对!

    南悦兮按住他靠近的俊颜,笑嘻嘻的道:“学长,我已经给陈导说过了,明天我的吻戏取消,改用打戏。”

    “什么?”梁宸懵圈。

    “陈导说我的打戏更精彩,绝对比吻戏好看啊!”南悦兮眨了眨眼,挥挥小手,“学长晚安,明天见。”

    她再度去关门,可再一次被梁宸拦住,还长腿一跨大步的进了门,脸色阴沉沉的“嘭”的关上身后的门。

    南悦兮不解的呆滞了一秒,拧眉,“学长,你……”

    “为什么取消吻戏?”梁宸握紧了剧本,咬牙切齿道:“你选择做演员,就应该有拍吻戏的觉悟,而且你吻戏的对象是我,我是你男朋友,你这样做是要让我被他们那些人笑话吗?!”

    南悦兮被梁宸逼得退后了两步,皱着眉耐心的低声解释道:“可是学长,我们并不是真正的男女朋友,而且陈导都已经同意……”

    “都是借口!我还不知道?你不就是在为那个人守身如玉吗?!”梁宸又一次激动的打断了南悦兮,自嘲的大笑,“那个人对你就那么重要?你不就是为了逃避他才答应跟我走的吗?既然那么难以放下,不如回去找他啊?你去啊!”

    “别跟我提他!”南悦兮突然炸毛了,桃花眼一圈一圈的泛着红,“学长!请你出去!出去!”

    南悦兮伸出的手指在颤抖,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潇洒自在像是一阵风的女孩,却听不得半点有关于那个人的话语,梁宸脸色布满阴霾。

    在国外的时候,梁宸就是就读的工商管理学,在南悦兮大一时就和很多男生一般,冲动的追求过她。

    可是南悦兮虽然是校花级的女生,却情商太低,且一言不合就揍人,吓跑了众多的追求者。

    梁宸也被她吓到过,却意外的在校外龙蛇混杂的酒吧里,见到喝了很多酒,被一群外国男人围着想占她便宜的南悦兮。

    南悦兮虽然小有身手,可一群人她必然吃亏,梁宸觉得是英雄救美的好时机,正要叫一起的兄弟们帮忙,却不想暗处有保镖一直在保护南悦兮。

    南悦兮那晚很失态,不知道是不是醉得厉害,竟然还主动抓着一个个男人问,“我好看吗?你喜不喜欢我?我嫁给你你要不要?”

    有凶神恶煞的几个保镖跟在她身侧,哪个男人敢说“好”啊,全都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见她过来就撒腿跑。

    然后,梁宸就看到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一句“听话”,就让跟刺猬似的南悦兮温顺得像只小绵羊,紧紧拉着那个男人的手,小心翼翼……

    梁宸发现了她的秘密,更加坚定了想要得到她的欲望,也成功的让她跟他回了国,以名义上女朋友的身份。

    ……

    梁宸是心有不甘的,他这么一个公子哥一再的隐忍着讨好她,她却像块石头,怎么都不肯给他开一扇门。

    他刻意给她挑了个为了剧中的他要死要活的女四号,她竟然跟陈导篡改了剧情,连吻戏都不拍了,梁宸隐忍的怒火终于爆发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