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陈太太和陈导差不多的体型,都是一身肥肉,还暴发户似的烫着泡面头,穿着金灿灿的紧身旗袍,却越发暴露了她的村姑本质。

    陈太太和陈导是一个村子长大就结婚的,后来陈导在外面出名了,才把陈太太接到邺城,陈太太现在是特意从邺城赶来秋山抓小三的。

    陈导大惊失色,劝了陈太太几句,反被陈太太揪着耳朵嗷嗷叫,亲友团到处翻找南悦兮,片场里面鸡飞狗跳的一团乱。

    苏茉又一次伸出援助之手,足智多谋的道:“悦兮,你穿上我的衣服先走,陈太太这人有点……总之,你要被她抓到会很惨的。”

    很惨么?南悦兮倒不是怕打架,不过她这人很怕麻烦,能少一桩麻烦事,她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谢过苏茉,她就换上苏茉的白色长裙和银色披肩,戴上墨镜口罩,可还没走出片场就被人识破了。

    “南悦兮!南悦兮你怎么穿苏茉姐的衣服啊,我差点没认出来!”

    尖叫出声的也是剧组里面的小明星,跟南悦兮平时没说过什么话,这一次倒是格外热络,叫得特大声。

    南悦兮满头的黑线,她叫就叫吧,竟然还取走了她的墨镜,又去拉她的口罩,陈太太一群人就跟蜜蜂一般嗡嗡嗡的飞扑了过来。

    “南悦兮你这个小妖精!你跑啊!有脸勾引别人的老公!还怕见光吗?老娘今天就是要曝光你这个贱人!”

    陈太太来势汹汹,身后的闪光灯“咔擦咔擦”的在身后亮起璀璨的星海,差点没闪瞎她失去墨镜遮掩的眼睛。

    陈太太的亲友团也是能耐,抓着什么都朝她扔过去,要不是她反应快,早就被砸得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南悦兮站在一片硝烟狼藉里,捞着沾染污秽的白裙子,咬着牙攥着小拳头,吼道:“不要听风就是雨行吗?我跟陈导清清白白,我现在还是处女呢!”

    众人:“……”

    “南悦兮不是跟梁少交往吗?前两天还有人拍到梁少深夜去她房间,孤男寡女的,她还是处女?谁信呢!”

    “对啊对啊,她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每次拍戏都能顺利通过,要说她跟陈导没有什么,我还不信呢!”

    “我猜梁少甩了她,多半就是发现了南悦兮出轨陈导,怪不得那么多人在网上黑她,自作自受!”

    ……

    平日里对她各种不满的剧组同事们,全都叽叽喳喳的给南悦兮雪上加霜,被记者丝毫不漏的记录了下来。

    而陈太太本来还有点疑惑的,这下是越来越火上浇油了,一把甩开拉着她解释的陈导,冲过去就要抓住南悦兮的长头发。

    南悦兮很纠结,这不过是个误会,她要是打架只会把事情变得更复杂,可又不能眼睁睁的让别人欺负不是?

    而这关键时刻,今天都没来片场的霍聿倾出现了,从他那拉风的红色法拉利下来,就大张旗鼓的道:“哎哎哎,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我家悦兮丫头是闯了什么祸?说说看,回去我一定打她屁股!”

    啥?南悦兮震惊了,她怎么就成他家的了?还打她PP?开什么国际玩笑!

    在南悦兮眼里,霍聿倾就是来给她添乱的,她已经身陷绯闻不能自拔了,他还要来插一脚,太过分了!

    被成功解救,按上法拉利副驾驶的南悦兮,双眸蹭蹭蹭的喷着火,攥着霍聿倾的衣领咬牙切齿,“祸水!我怎么惹你了,你要跟言厉行那混蛋合起伙来欺负我!”

    “祸水……”霍聿倾噎了噎,悄悄往外面指了指,“记者们都看着呢,哦,你后面也有人看着呢,你没感觉到我的香车里弥漫着一股子酸味么?”

    什么乱七八糟的!南悦兮冷哼着丢开他,懒洋洋的往椅背一靠,“香车配美女,我只闻到了美女的味道!祸水,你车里是不是私藏美女了?”

    霍聿倾憋着笑狂点头,可身后却传来冷飕飕的男人声音,“没有美女,只有混蛋。”

    “言厉行!”南悦兮震惊的猛然回头,盯着后面目光专注在膝盖上的笔记本中的男人,冷笑,“哦,原来你也知道自己是个混蛋啊?”

    “我是混蛋,你就是笨蛋。”男人薄唇微抿,慢悠悠抬起狭长而幽邃的黑眸,被光线映照的英俊五官更加深刻冷硬,眸光更为慑人。

    可现在的南悦兮脑子里全是男人对她的轻浮举止,满腔的怒火在霍聿倾的笑声下更是暴涨,脱口吼了句很没有营养价值的话语,“你才是蛋!”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