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晚饭之前,苏茉带着南悦兮熟悉环境,最后回到一间粉白色的卧房,告诉南悦兮这是她的专属香闺。

    “这里空气很好的,我一来秋山就看中了这里,本来只想租下,厉行哥哥却让聿倾直接买下来了。”

    苏茉笑着解释,推开窗户,让夜风扬起她飘逸的黑长直,“对面那间是厉行哥哥的,悦兮你看,厉行哥哥又在忙工作了,经常半夜都能看到他在窗边工作,也不知道他已经是人上人了,还这么拼是为了什么。”

    苏茉的语气是亲昵而心疼的,如果现在,南悦兮还感受不到她流露出来的缱倦爱意,那她就是白痴了!

    原来这里的主人虽然是霍聿倾,其实是言厉行让买的?还是专门给苏茉买下来的?言厉行这混蛋情商很高嘛!

    南悦兮百无聊奈的撑着下巴,在苏茉的独立小沙发上懒洋洋的窝着,看着隔着大片花圃的对面小楼上,半开的墨蓝色窗帘后,男人白皙英俊的五官在笔记本的幽蓝光线下,认真起来更是深邃迷人。

    她轻叹了口气,幽幽的问道:“苏茉姐,言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

    还人上人呢,弄得她也好奇了,本来是不想多管闲事的,咳咳……

    苏茉倒是诧异了,回身问:“你不知道么?霍少说你们是金童玉女,你们不应该是……”

    苏茉剩下的话没有再继续说,逆着窗外的天光,看不清神情,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的模样。

    南悦兮揉了揉疼痛的太阳穴,解释道:“你误会了,我跟霍少不熟,跟言先生更不熟,霍少好歹也是我们剧组的造型师嘛。”

    麻烦能少一件是一件,邹玲利和陈太太已经把她当成假想敌了,这个苏茉这么聪明,她可不想自找麻烦。

    苏茉笑了笑,声音很浅的道:“是么?有件事,我本来还担心你知道了会伤心,既然你跟厉行哥哥不是那种关系,那我就告诉你。”

    “嗯?”南悦兮抬起眼眸,不知道为什么右眼一个劲的跳,让她涌出很不好的预感。

    然而,苏茉那句话还没说出来,本该在厨房忙碌的霍聿倾在外面敲门,“小茉莉,你换好了没有?你忍心看我一个人累死在厨房吗?”

    苏茉冲南悦兮抱歉的笑了笑,走了出去,南悦兮就一个人趴着梳妆桌,看着面前还在对着笔记本的男人。

    一个美女在这边对镜梳妆,一个帅哥在那边认真工作,四目相对的时候,那火光岂不是蹭蹭蹭的往上冒?

    南悦兮讽刺的哼了一声,正要站起身来离开,对面的男人突然开口,“南悦兮,想吃樱桃吗?”

    “哪里哪里?”南悦兮猛地回过头双眼放光,并非她贪吃,而是她从小就最喜欢吃樱桃了。

    男人半明半暗的薄唇似乎勾起隐约的笑意,挪开笔记本,站起颀长的身躯,猛地跃上窗台两下就跳了下去。

    这里的二楼并不太高,男人名贵的皮鞋踩上嫣红的花圃,朝她伸出修长有力的双臂,“跳下来,我接着你。”

    南悦兮正在窗边研究怎么攀爬,闻言小脸一红,瞪他,“我又不是苏茉姐,你是接她接成习惯了吧?”

    这句下意识脱口的气话,让言厉行挑起了浓密剑眉,黑眸里略含诧异,但转瞬就变成了玩味,“南悦兮,你在吃醋。”

    男人的语气是肯定的,他肯定她在吃醋,让南悦兮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差点岔了气。

    “我吃醋?你有妄想症吗?”她爬上窗棂翻白眼,两条纤细白皙的小腿,在夕阳余晖下泛着晶莹的温润色彩。

    言厉行在下面双臂环胸,眼皮微微动了动,波澜不惊道:“走光了,浅绿色。”

    南悦兮疑惑了两秒,反应过来猛地按住裙子,怒指他:“言厉行!你流氓!”

    南悦兮太激动,这一不小心就踩滑了一下,虽然不到三米的距离,但摔下去还是会屁股开花的!

    就在她闭着眼忍受着即将到来的疼痛时,侵入鼻息的却是纯澈清冽的男人气息,熟悉到四肢百骸都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

    “有我在,别怕。”男人在头顶低声开口,磁性的声音流转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温柔。

    南悦兮慢慢的睁开眼,对上男人凝视着她的黑眸,就跟浩瀚的宇宙一般深邃,让人迷失在里面,找不到方向。

    这个男人,对女人来说是有着致命吸引力的,神秘而矜贵,俊美而温柔,虽然有时候也会很霸道,很邪恶。

    南悦兮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他,男人的手臂也在收紧,将她纤细柔软的腰肢搂在怀里,缓缓低头,浅绯薄唇离她越来越近……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