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南悦兮眨了眨勾魂摄魄的桃花眼,双手并没有去推拒,只是似笑非笑的问:“言厉行,你是爱上我了吧?”

    “……”

    男人顿住,薄唇停在她馨香的柔软发丝上,垂下的眼睑里黑瞳越发冷锐,利箭般密密麻麻的锁定着她,让她无所遁形。

    南悦兮咬了咬牙,倔强的挑衅着瞪他,“是不是男人啊,喜欢我就直说呗,别告诉我你三十岁了还是处男?”

    南悦兮故意恶整报复,然而下一秒就是“嘭”的一声响,屁股跟草坪亲密接触,她被男人当垃圾似的,粗暴的扔下了……

    仰头,看着将双手插在裤兜,高高在上如同睥睨的高大男人,南悦兮狠狠磨牙,气极反笑,在草地上盘起腿托着腮,手指还绕着自己垂在肩上的一缕长卷发,姿态妖娆而邪恶。

    “诶,你看看你恼羞成怒的样子,我是说中了你的心事了吧?你真的是处男么?可是说你不行呢似乎也不对,我就纳闷了,你这到底是什么病?或者你是一分钟先生?”

    说到这,南悦兮急忙捂住嘴,同情的摇着头,“这就尴尬了,也难怪放着那么美若天仙的苏茉姐和倾国倾城的祸水不要,只能看,不能吃的感觉……”

    她的话还没说完,那阴云笼罩的男人直接转身就走了,顺着夕阳的方向,伟岸背影模糊涣散,恍若神祇。

    南悦兮呆了呆,这啥?她是被当成神经病在胡言乱语,给他彻底无视了吗?好吧,可是……

    “言厉行!说好的樱桃呢?我要吃樱桃!你等等我!”

    ……

    农家庄园里,有纯天然无污染的果园菜园,还有一个小鱼塘,这样一座庄园,买下来就是坐享其成。

    现在这个季节,除了那几棵不小的樱桃树是挂着红红的小果子,地上还有大片红彤彤的草莓。

    南悦兮高兴坏了,摘着一颗颗的樱桃往嘴里抛,浅蓝色的裙子在树下旋转,笑靥如花的女孩像个精灵,桃花眼璀璨得像水晶。

    言厉行随意的倚着樱桃树,眯着黑眸缓缓的抽着烟,一路上都冷着一张脸沉默寡言的,好在还是带她来了地处偏僻的果园。

    南悦兮抿着樱桃核偷偷瞅了他一眼,想了想,还是冲他问道:“你真不吃吗?很甜的哦!”

    言厉行依旧没有回应她,这男人的脾气不是一般的大啊,南悦兮吐舌头,暗暗反省自己是不是真的太过分了,这种事的确很伤人自尊。

    于是,她故意到男人身边摘樱桃,支支吾吾的说:“那个,对不起啊,我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你真的……”

    南悦兮停住,那个词再说一遍就更伤人了,改口道:“其实现在医学发达,这种病也不是绝症,应该能治,嗯,绝对能治!你也别自卑了,真心爱你的人是不会嫌弃你一分钟还是两分钟的!”

    言厉行:“……”

    南悦兮越说越同情,还怜悯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到最后,你实在是找不到,那就,那就……”

    “那就如何?”男人缓缓启唇,终于开了金口,看来这个话题很对他胃口。

    南悦兮也松了口气,笑嘻嘻的眨眼道:“放心吧,苏茉姐一定不会嫌弃你的!明明真爱就在眼前,错过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南悦兮一吐为快,终于又能继续欢畅的吃樱桃了,可是后背冷飕飕的是怎么回事?

    正要回头,一枝红红绿绿的硕硕果实被一只大手给压了下来,近在眼前。

    “小矮人。”男人在她身后吐出的烟圈白雾袅袅,呛得她直咳嗽。

    “你才是小矮人!”南悦兮怒。

    能好好说话吗?她哪里矮了?她都一米七了好吧?谁叫他没事长那么高的!都超越一米九了!

    刚才还觉得这男人也挺可怜的,她都准备对以前的恩怨既往不咎了,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他还是这么的讨厌啊讨厌!呛死她了!

    南悦兮捂着口鼻骂了声“烟鬼”,毫不客气的一脚踩在男人的皮鞋上,碾上脏兮兮的泥土小脚印,真有点后悔没有穿高跟鞋了!

    正踩得起劲,突然纤腰被男人温热厚实的大掌扣住,往上托举,南悦兮双脚悬空的踢他,却被他抓住一双小腿按在肩上。

    张嘴就能吃到美食的距离,南悦兮却脸色爆红的抓了狂,“言厉行!你放我下去!我又不是小孩子!”

    “嗯,你不是小孩子,”男人倒是配合,下一秒却道:“你是成年人,会玩一yè情的成年……女人。”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