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孟老被暗杀的时候正在池塘边钓鱼,每天下午的时候,孟老都会做这项休闲活动打发时间,小小的空间也容不得他做出更多的选择。

    当时,要不是狙击手距离太远,而他正好站起了身,霍聿倾又抢救及时,现在孟老已经被一枪爆头的冰冷尸体一具了。

    孟老枭雄一生,到头来却被当做阶下囚囚禁了起来,竟然被接连刺杀两次,他的一世英名被毁在晚年,真是晚节不保!

    孟老岁数一大把了,脾气倒是不小,中了枪躺在床上还在愤愤的大骂:“你们这些没用的东西!抓个人都抓不到的饭桶!言小子平时是怎么教你们的?啊?宝剑锋从磨砺出!你们看你们这一群怂样!怪不得言小子会被奸人算计!死得连尸体都找不到,丢下孟家这么大个烂摊子给我孙女!他也好意思?会不会疼媳妇儿?”

    “你,还有你!霍小子!你看着我那孙女!别让我孙女步她男人的后尘!我看你还不错,这么尽心尽力的帮我孙女,是对我孙女有意思吧?做我孙女婿倒还行,我把你培养成下一个言小子,怎么样?”

    孟老中气十足的声音在院子里面回荡,谁都可以听出他的伤并没有生命威胁,霍聿倾去治疗他,倒是给了他一个倾吐心事和打探情况的对象,满院子都是他的声音。

    南悦兮本来焦急的步伐顿了顿,满头黑线的抬眸看向身边的高大男人,男人俊颜有些铁青,已经率先一步走进去,似笑非笑的道:“可惜,霍聿倾这辈子是没有这个机会了!”

    言厉行的出现,孟老却并没有半分的诧异,冷哼道:“我就说!我一手打磨出来的利刃,怎么可能是个死得尸体都找不到的怂货!”

    霍聿倾在边上给孟老取下体温计,笑着揉了揉鼻子,看向言厉行,问的第一句话却是,“悦兮丫头姐姐的事解决了么?”

    言厉行脸色又沉了一层,不过南悦兮已经走了进来,笑嘻嘻的对霍聿倾招手,“多谢你啊祸水,我姐姐很快就会康复的,还有……”

    南悦兮说着,又看了一眼见她进来竟然闭着眼睛和嘴巴装死的孟老,语气转淡:“谢谢你救我爷爷。”

    爷爷……孟老差点没感动得当场流下泪来,再也不装死了,撑着床想要坐起来,朝南悦兮伸出布满皱褶很是苍老如枯枝般的手,“丫头,孙女……”

    南悦兮现在已经成了孟家掌权人,即使孟老再不相信,也不得不相信,南悦兮的确是他的儿子跟南家的孩子,他就觉得南悦兮长得像南战桀的太太,他青梅竹马的初恋,果然……

    孟老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儿子喜欢的女人,竟然是以前自己深爱初恋的女儿,现在他的孙女带着几分和他初恋相似的面容,真是让他唏嘘。

    怪只怪他从来没见过南悦兮的亲生母亲,所以一直没想到儿子喜欢的女人还有这样的关系,要是早知道,早知道,哎,千金难买早知道。

    想到自己曾经逼死了儿子和儿媳妇,还有初恋的女儿,后来又阴差阳错的弄死了自己亲孙女的骨肉,那是他的亲曾孙啊……

    孟老都后悔死了,一世英雄到现在才羞愧得红了眼眶,几乎就快要老泪纵横了,可他伸出去的那只手注定得不到回应。

    南悦兮双手抄在风衣口袋里,没有拿出来的意思,听到后面陆续进来的脚步声,冷淡道:“爷爷因为史密斯先生刺杀重伤,静养期间又被人暗杀,经调查,凶手使用的是M21限量版狙击步枪,距离两百米开外,而能使用这把枪的人……”

    南悦兮眯着桃花眼,目光蓦然变得锐利而阴冷,扫视在场的一个个怀着狼子野心的孟家骨干时,倒还真有孟家掌权人的架势,颇为凌厉慑人。

    在众人鸦雀无声里,她红唇轻启的继续道:“闲舅舅和程叔叔,你们那里各自有一把,是要主动承认还是屈打成招,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南悦兮说着就坐在病床旁边,看向惊讶又欣慰的盯着她的孟老,微笑着问:“爷爷,我才刚接手孟家还不是很懂,这里都有些什么刑法啊?”

    南悦兮半真半假的问着,孟老是很精明的,知道南悦兮并没有原谅他,而南悦兮刚才那番话,故意先说他被囚禁是史密斯所为,现在怼了一众劲敌之后,还知道拖他给她垫背。

    南悦兮的腹黑狡黠,却让孟老不怒反笑,这才是他们孟家的后代,这才是他孟广义的孙女,比苏纯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