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卜山的秘密交易会,一般的游客并不知道,而成千上万的游客里面,有那么寥寥数十人,是来参加交易会的。

    李罗的事件后,谁都以为李罗就是终点,其实不然,这些年的毒品交易一直在秘密进行,已经用越来越猖獗的姿态在挑衅警方了。

    这次的任务比抓捕李罗更艰难,李罗至少还有个目标,而这次的幕后人却是神秘的,也是李罗的幕后人,李罗说白了只是个替死鬼。

    警方跟陆军也是秘密合作,参与任务的就那么几个人,陆靳川是陆军的直接领导,这次任务连秦珂都不知情。

    林钊也是参与进来这个任务的,按照计划今天上山,带着东西伪装身份参与秘密交易会,不过这个计划里面没有夏绾绾,夏绾绾是个意外。

    陆靳川就在卜山上,而且还是带着秦青的,此刻正在山顶餐厅里面对面的用餐。

    陆靳川和秦青曾经扮演过一对情侣,现在还是一对情侣,不过不是扮演,他们是即将新婚的未婚夫妻关系。

    陆靳川并没将任务告诉给秦青,给秦青也什么都没问,对卜山的飞雪似乎很喜欢,真正的善解人意的乖顺。

    “陆哥,吃完饭我们一起玩雪去吧,好不容易有个假期,上来卜山都两天了,你还没陪我出去玩过……”秦青从对面换到陆靳川,抱着陆靳川的胳膊撒娇。

    陆靳川不为所动的拿着筷子吃着饭,大口大口的豪爽却不失优雅贵气,让秦青看着小脸羞红,满眼爱慕。

    直到陆靳川吃完,他才放下碗,顺便不着痕迹的拂开她的手,起身道:“自己玩吧,我晚上有点事。”

    陆靳川敷衍的说着,吃完饭两人就分道扬镳,秦青表面上委委屈屈的应着,却等陆靳川一走就跟了出去……

    ……

    夜晚时分的雪山游乐场,来游玩的客人熙熙攘攘的还真不少,毕竟里面娱乐设施齐全,炫彩的庞大溜冰场就是个主场。

    夏绾绾和林钊直接来了这里,夏绾绾坐在背包上面喝了口水,得意的弯了弯嘴角,“提前了!你去办你自己的事吧,不用管我!”

    夏绾绾是死皮赖脸硬是要加入进来的,林钊也没办法,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办,只好叮嘱夏绾绾注意安全,然后就背着大背包离开了。

    夏绾绾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还有十分钟就就是秘密交易开始的时间,正在四处观察着有没有什么异样,却发现一个人径直朝她走过来。

    米白色的羊毛大衣,橘红色的围巾,清隽雅致的男人眉目如画,唇角含笑,神态温润如清风朗月,“绾绾。”

    夏绾绾猛地一惊,瞳孔瞪得老大老大的,她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南明骁,一直都想要见却总是被推脱见不到面的南明骁。

    “骁哥……”夏绾绾有些感觉自己在做梦,使劲的在自己脸上掐了掐,痛得龇牙咧嘴,惹得南明骁忍不住笑。

    “小傻瓜。”他在她毛茸茸的毛线帽子上拍了拍落雪,清淡的眉宇间掠过一丝心疼,问:“刚才跟你在一起的朋友呢?”

    那不是陆靳川,他见过陆靳川,刻意的疏离让他没有再打探夏绾绾这边的消息,也不知道陆靳川即将结婚的消息,直到刚才,见到林钊。

    陆靳川就要结婚了,新娘却不是夏绾绾,他的成全并没有换来夏绾绾的幸福,南明骁为此很自责,也很心疼。

    他入狱近十年,南老爷子下了死令,南蒹霞和南悦兮都不能去探监,只有夏绾绾一个人,年复一年的从未有过间断的坚持着。

    夏绾绾的努力并非没有回报,南明骁纵然清心寡欲,对夏绾绾的纠缠也是入细水长流般点点滴滴的累积心底。

    现在,再一次在卜山偶然见到夏绾绾,他突然生出隐隐期待的情愫,或许,他可以给自己一次机会,尝试着跟她在一起。

    其实,这些年,他是想她的,一边遗忘,一边想念,而他所想,不过是只要她余生幸福,仅此而已……

    夏绾绾对于南明骁的出现,有的只有惊讶,本来该有的喜悦的心情丝毫没能浮起来,全都被即将要发生的危险给压了下去。

    她张了张嘴,突然就笑了,大咧咧的道:“哦,你说林钊啊,那是我男朋友!”

    夏绾绾是存心想要赶走南明骁的,但是她了解南明骁,南明骁很聪明,她要是用其他理由赶他,一定会被他发现寒意而不肯丢下她置身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