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叶念语整理着书角,责怪道:“当初打算跟随你的脚步,报考A大法律系,结果你竟然……临阵脱逃,整整十年没有音讯……”

    没人看到霍北辰眼中一霎而过的异样……原来在叶念语眼中,他只是临阵脱逃而已,果然他经历的事,这些人都一无所知。

    夕蕾的眉心微微动了动,如果念语姐看到霍北辰的腿,或许她就不会说的这样轻松了……

    片刻后叶念语抬起头,“不过现在也很好,我读了新闻系,选修法律,毕业后就能拿双硕士学位了!”

    霍北辰看着叶念语,“你一直都很棒。”

    “谢谢,不过比起师哥在普林斯顿的成就,我还是差的太远太远了。”

    气氛稍微融洽起来,叶念语的出现使夕蕾这桌成为了焦点,邻桌的男生偷偷起身拍照,接触到霍北辰凌厉的视线后又心虚地坐了下来。

    “师哥这次回国打算做什么?”

    “筹备中国分公司的事。”

    叶念语眨眨眼,“我就猜到你开讲座目的不纯,是不是想趁着大四的人还在,先下手为强,把精英都划拉到你的公司呀?”

    “嗯,确实如此。”霍北辰坦荡承认。

    叶念语挑眉,“那我一定会帮你大力宣传的,外校我也认识不少人哦~”

    “好,多谢。”霍北辰回答的简洁,眉眼轻扬。

    夕蕾和叶念语被他的笑容怔住。

    霍北辰五官俊美,却很少笑,平时以眉眼带冰的假笑居多。

    但他真正笑的时候,却如同暖冬的春风过耳,墨色瞳仁带着早上特有的清凉,令人如沐晨晖,丧失防备。

    这种笑容,是当年令夕蕾弥足深陷的原因之一。

    叶念语眼中闪过迷恋,微微脸红,她转过头看向夕蕾,“哦对了,夕蕾,霍爷爷下周生日,你的礼物准备好了吗?霍爷爷那么疼你,你这次打算送他什么?”

    突遭提问,夕蕾半晌才反应过来是在问自己,“我?我打算送他一个木雕,还不一定……”

    “木雕?真有创意,霍爷爷衷爱传统文化,你又这么有眼光,他肯定会喜欢你送的礼物。”

    与夕蕾说完,叶念语盈盈水目又转向霍北辰。

    “师哥,我看到你的专业是经济学,我有个学弟想自学投资理财,有没有股票投资方面的基础知识可以推荐给他呢?”

    霍北辰略微沉思,抬眸,“推荐CANSLIM。”

    “CANSLIM体系?我刚好也买了相关书籍!正在学习中,觉得好实在,好接地气!”

    “接地气……这个评价我很赞同。”霍北辰眼里带了笑意,“其实,无论基本面还是技术面,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操作习惯,也就是交易系统能稳定地产生预期收益。”

    “嗯,保持学习,只有实践,方出真知。”叶念语一眨不眨地盯着霍北辰。

    夕蕾默默喝完一整杯果汁,感觉自己和身边的两人不属于同一个时空,又仿佛是错进了别人家的课堂……总之,她觉得自己该走了。

    于是她起身说道:“那个,我答应同学的事还没做完,先走了,你们慢慢聊。”

    霍北辰脸色微变,“坐下,我们的事,还没说完。”

    叶念语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