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当苏然还想对老妪说点什么的时候,老妪已经走远了,但苏然追上前去时却发现,老妪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这个忽然冒出来的老妪对苏然来说实在是太蹊跷了,苏然甚至在心中所想,难道我真的要按照这个老妪所说的话去做吗?如果真的这么做的话,会不会显得自己太没有主见了,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可是苏然就觉得这个老妪实在太不寻常了,如果自己不按照他所说的去做的话,会不会造成一些无法预计的后果?

    不管怎么样,苏然最终还是决定尝试一下。

    可是让苏然疑惑的是,她究竟怎么样才能救活三个缠着冤枉的人?

    就在苏然万分疑惑的时候,他的耳边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在乾坤境中睡去,让自己的心慢慢沉下来就可以了。”

    苏然惊得瞪大的双眼,因为她觉得那在她耳边萦绕的声音,不是别人的声音,也不是先前那老妪的声音,而是他自己的声音。

    苏然感觉浑身直冒冷汗,她急忙回到了房间里。

    这一晚对苏然来说实在是太可怕了,苏然没有再像以前那般,即便回到房中也不用上床歇息,而是急忙胡乱的洗了一把脸,就草草的脱了衣服,到了床上盖上了被子。

    苏然忽然觉得黑暗实在是太可怕了,为了让自己继续享受光明,她来到了乾坤境中。乾坤境依旧如白昼一样,耳边是泉水的叮咚声,还有鸟鸣声,甚至还有清风拂面的感觉,让苏然感到甚是惬意,苏然躺在了柔软的草地上,当她躺在柔软的草地上时,又想起了先前自己所说的那句话,此时身处在乾坤境中到处都亮堂堂的苏然并没有先前那么觉得可怕了,不过他还是想尝试一下,究竟刚才自己所说的那句话究竟有没有道理。

    苏然慢慢的闭上了双眼,让自己的心慢慢归于平静,迷迷糊糊的苏然就睡去了。

    恍惚间,苏然听到一阵喜庆的唢呐声,那声音越来越飘渺,而门外传来的劝酒的声音,也渐渐的淡去,苏然,眉头微皱了一下,她分明感觉此时的自己处在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当中,就好像她来到了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认识了一些全然陌生的人,不管是耳边的唢呐声,还是时而飘渺雪儿,近在咫尺的劝酒声都让他觉得很陌生。

    这个时候苏然分明感觉到自己在等待某个人的到来,这种感觉让苏然心头为之一紧。

    苏然挣扎着想要睁开双眼,当她睁开眼睛时却发现头上盖着一个红盖头,遮住了她的视线,让她什么都看不清楚,苏然心中甚是奇怪,为什么自己在乾坤境中睡觉,头上却会盖着红盖头。

    苏然忽然想到了那个和自己的声音一模一样的声音所说出来的那句话。

    除非自己真的来到了崭新的人生?

    为了证实自己心中的猜想,苏然尽力去控制这个身体,却发现自己在一起,苏然这个身份来控制这个身体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可行性。

    也就是说不管她怎么用力,她都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手,只能在心中默默思考。

    这种感觉让苏然觉得甚是奇怪,不过苏然现在已经慢慢能接受各种各样的奇怪了,自从他从现代社会穿越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